跟我姊約新埔站,打算會合再跟車到新莊。

 

結果我華江橋下來直走沿路都沒看到新埔站,只看到府中站,騎過南雅夜市週邊亂繞之後亂了方向,乾脆就往樹林方向到家附近再出發,還好找對路又遇上警察臨檢可以問路。

 

往新莊方向見到一台高工局特約拖吊車佔了三分之二機車道的違停還沒打燈,車尾倒了一台機車,一名戴著無邊眼鏡的中年胖男子坐在汽車道三分之一處的地上。

 

我把車閃燈擋在他后方,上前問他人怎樣?站得起來嗎?要不叫警護人員?他恍恍惚惚的只點頭搖頭的回我。

 

不敢亂動現場,便下車查看,發現他車面板碎裂,我問:你不會是撞到拖吊車吧?他點頭。

 

正覺得生氣怎麼亂停車,要拍照存証再叫警察來做筆錄,誏這名男子可以申請理賠,結果他說話了:不要打,我已經有一條了。我說:你不會是酒駕吧?他說:有喝一點。

 

吼!難怪不叫警護來!不過他確實沒什麼明顯外傷。所以打算繼續趕路。

 

但看他坐在車道上危險,我便要他坐裡面點,不然沒人注意到就會自撞又被撞。

 

他要我先帮他把車牽起來,扶他到路邊時他開口跟我要名片,我說:你酒味真的很重吔!我只是怕你有事才下來看看!你真的不要酒駕,很危險!

 

就騎車繼續尋找新莊。

 

跟姊說了這事之後,她說還好我沒給。也是!酒醒後賴在我身上怎辦?

 

陳小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