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做夢,夢到...
跟一群友人在滑水道比賽『最快溜下去』,
但不是用“本人”來比,而是用蛤罵剌阿蝸牛三種海鮮,
我看了會兒,默默分析道:
剌阿的殼有一條一條的溝,感覺會摩擦產生阻力
蝸牛...萬一牠害怕,從殼裡伸出來吸住滑水道就糗了;
蛤罵的殼比較平滑,摩擦力較低,能咕溜一下就滑下去了;
所以我挑了蛤罵、另外兩個友人則分別挑了剌阿和蝸牛。
正要開始比賽的時候,才發現:「耶?好特別,滑水道是樓梯狀的呢!」
(就是一般的樓梯狀,但是是用滑水道常見的那種材質製作)
哨音『嗶』一聲後,大家同步放下“賽物”,接著一陣靜默...
‧‧‧71.gif
我從憋笑到忍不住放聲大笑,還笑到流眼淚,接著笑醒...
整個過程實在太不可理喻了!加上...
因為是樓梯狀的滑水道,所以不管是蛤罵、剌阿、蝸牛,全部都定格在滑水道起點...
醒了人還有點懵,看了時間在驚呼:「靠腰!已經24點07分,夜班要遲到了!」
然後繼續邊笑邊梳洗,到騎車前往公司的沿路,
只要一想起夢境的片段,就一直發笑。

 

如果那天深夜,你在路上有看到一位女騎士跟神經病一樣邊笑到發抖邊騎車,那大概就是我了。

 

早上雪燕和咩來上班的時候,我還邊笑邊流眼淚的分享這段夢境,
呀!怎麼會這麼好笑啊?

陳小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